科技巨头带给人类的副作用,还不只是996加班制

2019-05-11 00:22

连日来,"996"工作制引发热议。

所谓"996",是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或不到),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80多家互联网公司被指实行"996工作制",其中包括华为、阿里、蚂蚁金服、京东、百度、腾讯、小米、58同城、苏宁、途家网、有赞、字节跳动、拼多多、大疆创新、用友、同花顺、游族网络、马上金融、Boss直聘、环球易购、饿了么、网易游戏等。

作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企业之一,阿里巴巴对"996工作制"的态度颇受外界关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认为,能够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既然选择了中国排名第一的公司(代指阿里),第一是要付出代价的。

京东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也提到了自己对"996工作制"的看法:"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我现在无法再像创业初期那样拼命工作了!但是以我的体质,做到8116+8(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完全没有问题!"

作为国内从事战略研究的独立智库,安邦智库自然不会只将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模式作为研究的重点。相反,早在多年前安邦智库就已经展开研究并认为,未来,科技巨头的发展可能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深刻的副作用,而这些副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就业上,还会深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科技巨头的副作用

实际上,近几年,互联网企业的高速发展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在西方世界,苹果、facebook、亚马逊、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的种种服务更是深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不过这些科技巨头给人们提供了种种便利也带来了不少副作用,纽约大学市场销售教授Galloway指出,从很多角度来看,科技巨头给人类社会带来不少消极影响。

(1)短时间内巨额财富集中在四大科技巨头上。在过去20年中,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积累了巨额财富。

在美国的企业中,四大科技巨头的历史算不上悠久,但其市值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企业。这四家企业的市值之和达到2.8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的GDP。市值达5910亿美元的亚马逊,比沃尔玛、好市多、麦克斯折扣店、塔吉特百货等全美排名前15的零售商市值总和还要多。Facebook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市值之和达1.3万亿美元。

如果将全球前五名广告公司、前五名文化娱乐公司、全美前五名通讯公司的市值相加,也不过是这两家公司的90%而已。

(2)四大巨头控制人们的日常生活。Galloway把四大科技巨头比喻成人体的四个组成部分:谷歌如同人的大脑,一切信息都由大脑处理,人们现在一旦有疑问就上网去问谷歌,谷歌已经从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大脑的功能。

Facebook则如同人的心脏。人要想好好活着,感受到爱是非常重要的。Facebook就为21亿月活用户提供了感受爱的平台。

亚马逊就像人的消化系统,只想着消费、消费、消费。如今的美国,有64%的家庭都是亚马逊的会员,成为了多数美国人离不开的消费平台。

苹果则像人类的性器官。对人类来说,性和追求奢侈一样,都是非理性的。消费者花1000美元去买个iPhone X并不是因为他们对面部识别功能真的感兴趣,而是显示出他们有更好的生活,更高雅的艺术鉴赏能力和更好的收入条件。毕竟,苹果手机用户的收入要比安卓用户的收入高出40%。

(3)四大科技巨头的税负远低于企业平均水平。研究显示,从2007至2015年,美国标普500上市公司的平均税负是其利润的27%。而四大巨头的税负远没有达到这一平均值,亚马逊的税负为13%,苹果为17%,谷歌为16%,而Facebook仅有4%。四大巨头就像每个普通人一样,想尽办法少缴税,只不过它们在避税方面更加在行。

(4)四大科技巨头削减工作机会。科技巨头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互联网巨头尤其如此。技术和市场优势会使得它们显著削减工作机会。

2017年,谷歌和Facebook将合计增加290亿美元的营收,为了应对业务扩张,这两家公司将设置2万个高收入的工作岗位。

但是,从另一面来看,这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好事。如果拿全球前五大广告公司来看,这五家企业如果想要创造290亿美元的营收,就意味着它们需要雇佣21.9万人来实现。

宝洁市值2330亿美元,雇佣了9.5万人,平均每名雇员的市值为240万美元;英特尔市值2090亿美元,雇佣了10.2万人,平均下来每名雇员为210万美元;市值达5420亿美元的Facebook则仅仅雇佣了2.3万人,意味着每名雇员为2340万美元,是宝洁、英特尔的十倍。

(5)科技巨头造成中产阶级的规模缩减。按照范德比尔特大学法学院Ganesh Sitaraman的说法,美国需要中产阶级,美国立国是希望财富均衡分配,这样才能成就美国的民主制度。如果富人拥有太多的权力,那么社会将走向寡头;如果穷人权力过大,则会导致革命。因此,中产阶级是美国政治必须的一个部分。

Galloway认为,经济发展、公司发展的一个首要目的就是培育中产阶级。二战以来,美国中产阶级支撑起了美国取得一项项伟大的成就。但如今,美国科技巨头一方面创造巨大的财富,一方面让美国中产阶级规模缩减。

为什么会这样呢?新世纪以来,美国的公司和投资者青睐于那些能够通过技术取代人力的项目,以期望获得超额利润,这样的结果就是让之前的企业不堪一击,造成赢家通吃的结局。

(6)垄断地位造成市场失灵。四大巨头造成了类似垄断的局面,但没有严格的监管措施来管制这些企业。

20世纪末,当时的科技巨头微软公司因涉嫌违反反垄断法而被美国联邦政府起诉。但Galloway认为,当年的情景不会再出现在如今的四大巨头身上。如今的四大巨头在公共关系和游说白宫和国会方面花的金钱和精力并不少。在新技术领域,四大巨头正在形成新的垄断,而政府却难以干预。

其结果就是,四大巨头在各自领域为所欲为,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比如,亚马逊占有了全美44%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64%的美国家庭是亚马逊会员,亚马逊还占有全美71%家庭智能音箱设备的市场。但自2008年以来,亚马逊只交了14亿美元的税,相比而言,同期沃尔玛则缴税640亿美元。

再看看Facebook。美国智能手机用户花在手机上的时间中有85%都是在玩Facebook,全球社交网络排名前五名中有四个: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都是Facebook旗下产品。而扎克伯格正想方设法让第五名Snap关门歇业,如果真的如他所愿,那么美国人的手机将被Facebook的软件霸占。

谷歌占有全球搜索市场的92%份额,这一市场价值高达924亿美元。此外苹果拥有智能手机界最忠实的用户群体。在2017年2月,79%的iOS用户升级了其系统,而安卓系统的升级比例仅为1.2%。

(7)在原创内容领域正在打败好莱坞。四大科技巨头不仅提供互联网平台和硬件,还在原创内容领域对传统媒体和影视业形成挑战。

2017年,亚马逊在原创内容上花费了45亿美元,仅次于奈飞的60亿美元。其原创内容行销全球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

2017年,苹果在原创内容上的花销达到了10亿美元。苹果旗下共有220万款APP,还有4000万首歌曲的版权,更不要说电影电视剧的版权了。

21亿月活用户每天都在为Facebook创作原创内容。全美66%的成年人拥有Facebook账号,这是该公司原创内容的重要来源。

全球每分钟上传到YouTube上的视频时长达到400小时,这意味着谷歌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视频资源,更何况谷歌还有安卓系统。Galloway指出,在这四个庞然大物面前,传统的娱乐企业、通信企业显得不堪一击。

要指出的是,Galloway教授研究的虽然只是美国的科技巨头,但上述情况在中国市场也已经有类似的显现。以中国的零售业为例,由于互联网巨头的介入,中国零售业在2017年出现了巨大震荡,并在2018年的头两个月达到高潮。

2月11日,阿里巴巴与居然之家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阿里向居然之家投资54.53亿元人民币,持有其15%的股份。2月2日,腾讯出资25亿购买线下服装零售巨头海澜之家5%股份。

在不到两个月之内,腾讯先后战略投资了万达商业、家乐福中国、永辉超市及其子品牌超级物种;时间线再往前拨一年,阿里投资线下零售的身影更是密集,银泰、三江购物、百联集团、联华超市、新华都,还有在商超领域的巨头高鑫零售。再考虑到京东去年推出的线下综合生鲜超市7FRESH,似乎大家熟悉的科技网络公司都要把商店开到了人们的家门口。

打通线上线下系统,一直以来是零售业革新的做法。从销售角度,通过大数据技术预测用户需求,然后将客户想买的商品推送到手机中,或者客户所处位置的附近实体店,从而提高销售收入。对于商品制造及定价,则通过全面的产品生命周期、促销、行业因素等分析,使用成熟的算法模型,电商巨头能提供最具竞争力的价格。

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团队曾发出警告,未来更多家庭消费领域会被科技巨头"入侵",电商巨头正试图掌控消费领域的"全产业链"。作为个体的消费者,的确从中获得了消费便利,但同时也要看到,互联网巨头正在携资本和技术优势,进一步"控制"普通人的消费生活。

监管科技巨头的三种思路

如何监管科技巨头无疑是当代最迫切而棘手的政策问题。经济学界早就开始关注此问题,政策界在全新业态涌现之后显得左右为难(不排除监管者被企业绑架的可能性),而就连科技行业本身也开始由当初的轰轰烈烈变得有点战战兢兢。近期,学界和政策界对科技平台企业的监管呼声尤其高涨,可谓来势汹汹。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近日在Medium上发文,主张严格监管科技巨头,拆分科技平台;英国政府今日发布政策报告,呼吁增强科技行业的竞争,报告由美国前首席经济顾问贾森·弗曼(Jason Furman)主持;而法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Jean Tirole)也提出了对科技巨头监管的几点具体建议。接下来,我们就对"沃伦版"、"费曼版"、和"梯若尔版"科技企业监管思路进行一番深究。

沃伦版监管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般的监管思路清晰、办法激进,与她左派政治思路一脉相承。

在沃伦看来,大型科技平台已经够得上是公共事务型平台企业,从而需要接受相应监管。它们既是平台拥有者又是平台参与者的现状极不符合商业逻辑,需要作出拆分。同时,这些企业过去完成的部分并购也需要被撤回(如亚马逊收购Whole Foods,脸书收购WhatsApp和Instagram,谷歌收购Waze、DoubleClick等),而企业需要遵守对用户私人数据收集、分享、和销售的限制条例,不仅明确禁止与第三方分享用户数据,同时也将遵守更加严格的隐私保护。

沃伦认识现代科技企业拥有太多权力,这些权力不仅包括经济层面,同时也包括对社会和政治的影响力。美国一半以上的网购市场由亚马逊占有,七成以上的互联网流量要经过谷歌和脸书。这些企业能轻易利用自身权利碾压竞争者,通过使用自主品牌销售畅销产品、干预搜索结果等手段,同时作为裁判和选手让这些企业控制着游戏规则。另外,富可敌国的财力也让它们能早期发现并收购潜在竞争者,不论目标企业是在本领域还是其它新兴领域。

费曼版监管

近日,英国政府发布了一份长达150页的政策报告,而报告内容正是如何应对科技市场中的竞争问题。

报告由英国财政部长委托、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首席经济顾问、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贾森·弗曼主持,是迄今为止就科技市场监管问题论述最全面的文献之一。

报告指出,尽管当前消费者和中小企业能够销售到大量免费或低价产品,在竞争缺失或不足情况下,用户需要放弃更多隐私和对个人数据控制的权力、或接受不合理的条款,由于规模经济等原因,仅仅依靠企业对市场竞争是不足以催生更优产品服务、和约束企业行为的。而与此同时,由于科技发展的快速进程,

费曼版本倡议,在科技企业的参与下,制订产业行为准则,着重避免竞争壁垒,营造开放和公平的环境。同时,用户对数据的控制和数据公开系统标准也需要统一和提高,对非个人和匿名的数据实行开源标准,以保证中小企业有资源在市场中竞争。此外,在过去10年间,5个全球最大科技企业所进行的400多起并购当中,无一起被监管部门否决,而在以后的并购审批当中,除了大企业需要提前向监管者表明收购意向以外,监管者也需要用长期动态的视角进行个案审批,并建立渠道让并购中受到伤害的企业及时与监管者汇报和交流。在所有这些提议中,提高监管人员的素质,和给其赋予更高的信息收集能力都十分关键。

梯若尔版监管

让·梯若尔对监管问题作过深入的思考,也因此获得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主张相较于沃伦要温和一些。

梯若尔通过两方面解读现代数字市场集中度为何如此之高。其一、网络外部性,也就是用户越多、企业越有价值的现象。这一现象可以是直接的--当微信和脸书上用户越多、潜在用户加入该平台的可能性就越大;也可以是间接的--谷歌搜索中已有内容越多,其搜索结果越好,越多客户的使用会进一步提高搜索的效果。

其二、规模经济效应。由于企业早期的技术开发和资本投入,当用户开始增长时,边际成本很小或为零。于是,下图中成本随用户数线性缓慢增长,而平台价值随用户数数级增长的现象就会出现。

传统的监管和竞争政策已不再适用于新时代的业态。为了防止垄断行为的出现和现有企业居功自傲固步自封,一个市场必须有存在竞争的可能,也就是说,当某初创企业在某个细分行业中具有竞争优势或技术创新时,它不应该担心随时会被当代巨头吞并或恶意打压。而由于初创企业自身具有被收购的意愿,这其中的激励机制问题就更加微妙和复杂。

梯若重点指出,在拆分科技巨头的考量中,找出竞争瓶颈或核心平台非常重要,如果在找出核心竞争平台之前就对巨头进行拆分,结果只会给垄断企业日后重新形成垄断埋下伏笔。对一些企业进行业务限制以及商业行为监察都应该在监管者工具之列。

现代科技会持续发展,新的行业形态也会不断涌现,各界对互联网企业竞争环境的讨论也将继续进行。安邦智库相信,互联网公司无边界地肆意扩张的"好日子"可能快要到头了,事实也证明,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对互联网巨头的扩张树起边界。今后,互联网巨头发展的模式,可能需要有所改变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996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千与千寻》:宫崎骏对日本社会最深刻的批评

    “现代性的本质和矛盾,即在繁荣和大量消费的同时,又是破坏性的发明。”作为一个左翼知识分子,宫崎骏的创作致力于批判和关照现实。他年轻时熟读马克思和恩格斯,尽管...

    2019-06-25 21:56
  • 来自作家的深沉追问:人类最终会走向毁灭吗?

    对于人类是否最终走向毁灭这个终极问题,人们会给出许多不同的回答:乐观者认为,作为聪明的万物灵长,人类当然可以避免自己的毁灭。悲观者认为,人类不过是宇宙中的沧海一粟,毁灭是必然的,只...

    2019-06-25 21:53
  • 国际禁毒日

    【检察机关去年以来批捕毒品犯罪139084人起诉164494人】在第32个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最高人民检察院25日以“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和预防毒品犯罪”为主题召开新闻发布会...

    2019-06-25 21:31
  • 中美交恶,开弓没有回头箭

      中美贸易谈判决议 在最后一刻胎死腹中。看去是中方反悔,具体内容原因不得而知。川普要挟,如果习近平不出席二十G会议,继续谈判,关税会实行增加。中方一度对习近平...

    2019-06-25 09:42
  • 台湾媒体正是中国媒体 何须拒统一惧染红

    2019年6月23日,台湾直播主“馆长”陈之汉、时代力量籍立委黄国昌等人于台北发起“反红媒大游行”,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前立委姚立明...

    2019-06-25 0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