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英:刘士余没伤股民,却伤了A股!

2019-05-20 19:45

迟来的正义,总比不来要好。


昨晚的一则新闻,堪称晴天霹雳,一向伟光正的前证监会主席,居然主动投案了。


5月19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下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在没有确凿信息发布之前,我不喜欢八卦和小道消息。


当下广泛流传于市井的,一是刘士余与有“债市一姐”之称的原南京银行资管中心总经理戴娟关系密切,二是刘士余的家乡情,任职期间,过度支持了江苏境内的城商行和农商行IPO审批。


关于这两则刘士余的折翼传闻,在没有确凿信息发布之前,我们还是少讨论为好,更不应该煞有介事地往桃色新闻上扯。


还是谈点正经的吧!


刘士余从2016年3月任职证监会主席,到2019年1月去职证监会主席,合计3年不到。但是,在这3年不到的时间内,刘士余以其独特的“刘氏语言风格”,屡屡成为中国财经界的网红高管。


刘氏语录之一: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词锋严厉,“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刘氏语录之二:2017年1月3日,刘士余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他表示,“要严厉打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活动,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依法维护资本市场运行秩序……”


……

……


与历届证监会主席不同,刘士余的“刘氏语言风格”,口语化,有乡土气息,火力十足,极具传播力。


这一者可能与刘士余的出生有关,刘出生 于江苏灌云县鲁河乡的农民家庭。灌云县是什么地方?是经济发达大省江苏极其少有的省级贫困县,也许,贫困粗犷的青少年时代,养成了刘士余独特的乡土语言,即便此后身居正部级高官也是如此。


二者可能与2015年下半年罕见的A股暴跌有关,2015年下半年A股的暴跌,几乎是史无前例的,其引发的系统性风险之大,其暴露的股市黑幕之多,刘士余在此时临危受命,不得不出重拳,讲重语。

不要落井下石,对刘士余的折翼,我们还是实事求是为好。


从昨晚到今天,广大股民对刘士余的集体批判,几乎没有一个抓住关键点的,言语之间,好似近期A股的下跌,也与当年刘士余有关,昨晚甚至还有人断言,刘士余的主动投案,是一个利好,今天A股要涨。


今天涨了吗?请不要荒诞了!


刘士余没有伤害股民!


任职证监会的近3年,刘士余对A股的治理,堪称大刀阔斧,仅2016年,证监会即对多达183起案件作出处罚,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较去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去年增长81%。


IPO常态化,尤其是在A股人气不足时,这是刘士余颇受质疑的所在。但是,针对这一点,我是持肯定态度的,IPO必须常态化,否则,政策市何时才能终结,只不过,IPO的常态化,也应该与退市常态化结合在一起,否则,只进不出的A股,怎么可能健康发展呢。


刘士余没有伤害股民,那么,刘士余伤害了谁呢?


伤害了A股,伤害了A股的制度性建设,这是刘士余对中国金融市场最大亏欠。


回顾刘士余任职证监会主席的近3年,霹雳手段是有,但菩萨心肠未见——霹雳手段,重拳打击A股的非法不合规现象,打击得再厉害,也还是人治;而只有强化和完善制度建设,这才是利在长远的制度建设,这才是真正的“菩萨心肠”。


人治之下的A股治理,力度再大,与大时代也是与事无补,而且,力度过大、又缺乏制度平衡,很容易导致监守自盗的乱象。


刘士余对A股的伤害,对常态化制度建设的伤害,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喊话险资妖精之类的,姑且不说这样讲不文明,不尊重市场的部分参与主体,关键是,险资是否是妖精,作为监管机构的一把手,你是应该用定量去判断的,而不应该是人为定性定量,而不应该人为定性去喊话——如果险资参与A股市场,确定违规了违法了,具体哪一章哪一条,该罚就罚,该法办就法办。


二,大搞A股扶贫之类的,股市是干什么的?是优化资源配置的,不是扶贫,财政部门可以去扶贫,你证监会去抢什么风头呢。


不论是贫困地区,还是发达地区的拟上市公司,作为监管部门,你应该是标准统一的,当时,如果我有幸遇到刘士余,我只想反问一句,“刘主席,难道落后地区代表了中国的先进生产力吗?


好,今天就说这么多,明天出差!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国英观察(ID:ygyobs)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逃犯条例事件后续:500警及家人遭起底

      一批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上周五(21日)包围警察总部,警民关系日趋紧张。 警务处支援部助理处长林晓彤昨晚(25日)深夜透过警方Facebook发布帖文...

    2019-06-25 22:33
  • 《千与千寻》:宫崎骏对日本社会最深刻的批评

    “现代性的本质和矛盾,即在繁荣和大量消费的同时,又是破坏性的发明。”作为一个左翼知识分子,宫崎骏的创作致力于批判和关照现实。他年轻时熟读马克思和恩格斯,尽管...

    2019-06-25 21:56
  • 来自作家的深沉追问:人类最终会走向毁灭吗?

    对于人类是否最终走向毁灭这个终极问题,人们会给出许多不同的回答:乐观者认为,作为聪明的万物灵长,人类当然可以避免自己的毁灭。悲观者认为,人类不过是宇宙中的沧海一粟,毁灭是必然的,只...

    2019-06-25 21:53
  • 国际禁毒日

    【检察机关去年以来批捕毒品犯罪139084人起诉164494人】在第32个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最高人民检察院25日以“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和预防毒品犯罪”为主题召开新闻发布会...

    2019-06-25 21:31
  • 中美交恶,开弓没有回头箭

      中美贸易谈判决议 在最后一刻胎死腹中。看去是中方反悔,具体内容原因不得而知。川普要挟,如果习近平不出席二十G会议,继续谈判,关税会实行增加。中方一度对习近平...

    2019-06-25 0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