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薛宝钗两次过生日的背后

2019-06-09 21:59

生日,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这一天之后,他(她)开始了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顺意和幸福相遇,虽然也会有丑恶、困顿与不幸发生。于是,庆生,成了人们一项重要的活动。《红楼梦》里详细写生日庆祝活动,有43回“闲取乐攒金庆寿”,为王熙凤的;有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为贾宝玉的;有71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为贾母八旬之庆的……而为一个人认真慎重地过两次生日,作家又均进行了详细叙述精到描写的,大概只有宝钗一人了。

一、掩藏不住的欢喜和强驱不散的忧伤

宝钗生日是正月二十一,《红楼梦》第22回和第108回两写为宝钗过生日。第一次,宝钗15岁,是将笄之年;第二次,宝钗20岁或稍大,宝钗已嫁了宝玉之后。(按第24回贾琏说宝玉“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给你作儿子了”,此时贾芸十八岁,宝玉应在十三四岁,小宝钗两岁;第120回贾政说宝玉出家有“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竟哄了老太太十九年”)

两次过生日都缘起于贾母对宝钗的爱重:第一次,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她稳重和平,正值她才过第一个生辰,便自己捐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她备酒、戏。第二次,在艰窘沉闷的日子里,贾母要想个法儿叫儿女们热闹一天才好,恰好遇上宝钗的生日。

两次过生日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人是史湘云,第一次湘云是被动留下,送的生辰之仪是自己做的两件针线活计;第二次则主动的参与并筹划,努力让贾母开心,努力让大家欢喜。

贾母、湘云、宝钗之外,两次过生日的重要人物还有宝玉、熙凤、黛玉。宝玉、熙凤,前后大不相同;至于黛玉,第二次过生日时已逝,但却一直在场,在贾母宝玉等人的心里,从未走远。

两次过生日,重要的活动分别是看戏和行酒令。第一次,看戏是早经筹备,凤姐安排;第二次行酒令是临时起意,鸳鸯主事。更重要的是,这是两次不同背景下的生日。

第一次,元春封贵妃,大观园初成,贾家如日中天;第二次,元春、黛玉病逝,荣宁两府被抄,大观园荒凉破败,贾家难以为继。这样的背景下过生日,前者,喜庆热闹,处处是掩藏不住的欢喜;后者,沉郁冷清,时时有强驱不散的忧伤。

第一次,儿女们借着宝钗生日,尽情讨贾母的欢喜。凤姐凑趣时,贾母“十分喜悦”;宝钗说自己“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物”,贾母“更加喜欢”;点戏时,宝钗点了一折《西游记》,贾母“自是喜欢”;熙凤顺着贾母“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的性子,点一出《刘二当衣》,贾母“果真更又喜欢”。人就是这样,顺心畅意的日子,处处都是掩藏不住的欢喜。

第二次,“后儿宝丫头的生日,我替另拿出银子来,热热闹闹给他做个生日,也叫他喜欢这一天”。这里,贾母要借宝钗过生日,让儿女们热闹热闹,欢喜欢喜,振作起来。但是,就像欢喜强求不得一样,忧伤也强驱不散。贾母与湘云,说起黛玉去世,“不免大家泪落”;想起迎春苦楚,“越觉悲伤起来”;六亲同运,家家都不顺当;说笑话,也笑不出来,也无精打彩。宝玉提醒了一句“话是没有什么说的,再说就说到不好的上头来了”。果然,说笑不能使人笑,行酒令仍然不能:行令到大奶奶掷的“十二金钗”时,湘云觉得无趣,李纨不说认罚,宝玉“看看湘云、宝钗,虽说都在,只是不见了黛玉,一时按捺不住,眼泪便要下来”。人生中,不好的时候,怎么着感觉都不会好,真正做到“贫而乐,富而无骄”,又是何等艰难。

二、山门:预作筹划的生日重头戏

宝钗第一次过生日时,点了两回戏。第一回点了一折《西游记》,贾母很欢喜;第二回点了一出《山门》。因为是为宝钗过生日,她当然拥有有了优先点戏、点两回戏的权利。但她何以要点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的《山门》呢?换言之,作家为什么要详细写她点的这一出戏呢?

至上酒席时,贾母又命宝钗点。宝钗点了一出《山门》。宝玉道:“你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戏,那里知道这出戏排场词藻都好呢!”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戏。”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更不知戏了。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那音律不用说是好了;那词藻中有支《寄生草》,极妙。你何曾知道?”宝玉见说的这般好,便凑近来央告:“好姐姐,念给我听听。”宝钗便念给他听道: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第一,这是一出热闹的戏。“珍重芳姿昼掩门”“稳重和平”的宝钗喜欢热闹吗?显然不。但贾母喜欢,她要讨贾母喜欢。点戏是为贾母着想,体现了宝钗的善解人意,为人着想的性格。第二,这是一出与佛相关的戏。贾母信佛,王夫人信佛。这两个重要人物信佛,剧情与佛相关自然是理想选择。第三,它与前文熙凤凑趣时说的那句“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暗合,说不准宝钗就是受这句话的触动。第四,如宝钗所言,这出戏的排场曲词好,铿锵顿挫的曲词听着带劲,音律自然好听。第五,《寄生草》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芒鞋破钵随缘化”等,与宝钗安常随缘、随遇而安的性格和处事哲学一致。第六,尺幅千里,续续相生。它推进了情节的发展,与下文多个细节、情节乃至重大情节密切关联。

宝玉听了,喜的拍膝摇头,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黛玉把嘴一撇道:“安静些看戏吧!还没唱《山门》,你就《妆疯》了。”说的湘云也笑了。于是大家看戏,到晚方散。

关联一,宝玉近乎癫狂的喜、赏、赞,宝钗心里当然甜蜜蜜,黛玉心里一定酸酸的,她果然不受用、泛酸水了。这句应时应景的调侃,见出才思,也见出性格。

关联二,它引出了下文小戏子像谁的场景,引出了宝玉、黛玉、湘云间闹的小别扭。

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你们再瞧不出来。”宝钗心内也知道,却点头不说;宝玉也点了点头儿不敢说。湘云便接口道:“我知道,是像林姐姐的模样儿。”宝玉听了,忙把湘云瞅了一眼。众人听了这话,留神细看,都笑起来了,说:“果然像他。”一时散了。

这一处,凤姐引而不发,是故意打趣是有心机;宝钗明知是谁却点头不说,因成熟稳重和平;宝玉知而不言,既是不敢,更是关爱在意;湘云呢,接口说出,是胸无城府,豪放直率。一节文字,刻画出多人性格,处处都是精彩,处处都是妙笔。这样,被动留下的湘云一下子走到前台,成了光明闪烁的主角。

宝玉急的说道:“我倒是为你为出不是来了。我要有坏心,立刻化成灰,教万人拿脚踹!”湘云道:“大正月里,少信着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歪话!你要说,你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说着,进贾母里间屋里,气忿忿的躺着去了。

试看她和宝玉间的闹腾,如果不闹,湘云就不是湘云了;如果不闹,如果不是湘云,谁会把“你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这样评价黛玉又格外切合黛玉性格特点的话给说出来。黛玉呢,贾母心里那个“小性儿最多心”的乖乖外孙女自然不会忍着。

林黛玉冷笑道:“问的我倒好,我也不知为什么原故。我原是给你们取笑的,----拿我比戏子取笑。”宝玉道:“我并没有比你,我并没笑,为什么恼我呢?”黛玉道:“你还要比?你还要笑?你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利害呢!”宝玉听说,无可分辩,不则一声。

黛玉又道:“这一节还恕得。再你为什么又和云儿使眼色?这安的是什么心?莫不是他和我顽,他就自轻自贱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贫民的丫头,他和我顽,设若我回了口,岂不他自惹人轻贱呢。是这主意不是?这却也是你的好心,只是那一个偏又不领你这好情,一般也恼了。你又拿我作情,倒说我小性儿,行动肯恼。你又怕他得罪了我,我恼他。我恼他,与你何干?他得罪了我,又与你何干?”

这个一扣不让、小性多心的黛玉啊,诚然,她为的是尊严,她连珠炮式的发问和责问,宝玉除了无言以对之外,还能如何呢?再者,如果细究人发脾气耍性儿的对象,就会发现,那常常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别人,谁会在意谁能容忍呢?

关联三,这样的闹腾引出了下文宝玉悟禅机、写偈子、填《寄生草》的事,引出了下文黛钗云一道劝说宝玉的的情节,引出了黛玉对宝玉的那句高明的追问:

黛玉便笑道:“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宝玉竟不能答。

至此,这一次生日以“四人仍复如旧”结束。但宝钗可能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后来和她成亲的宝玉竟真的“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了。这样的大情节,谁能说不是这一次看《山门》在宝玉心里撒下了佛的种子呢?

三、酒令:临时起意、难达心意的重要游戏

第108回“强欢笑蘅芜庆生辰”,怄着凤姐等人说笑不能达到让大家乐活的目的,贾母听了宝玉的建议“行酒令”。行令,成了宝钗第二次过生日时的重要游戏,虽然临时起意,虽然难达心意。在作者,这一番行酒令,是和第22回看戏一样的重头戏。

鸳鸯便打点儿。众人叫鸳鸯喝了一杯,就在他身上数起,恰是薛姨妈先掷。薛姨妈便掷了一下,却是四个幺。鸳鸯道:“这是有名的,叫做‘商山四皓’。有年纪的喝一杯。”于是贾母,李婶娘,邢王二夫人都该喝。贾母举酒要喝,鸳鸯道:“这是姨太太掷的,还该姨太太说个曲牌名儿,下家儿接一句《千家诗》。说不出的罚一杯。”薛姨妈道:“你又来算计我了,我那里说得上来。”贾母道:“不说到底寂寞,还是说一句的好。下家儿就是我了,若说不出来,我陪姨太太喝一钟就是了。”薛姨妈便道:“我说个‘临老入花丛’。”贾母点点头儿道:“将谓偷闲学少年。”说完,骰盆过到李纹,便掷了两个四两个二。鸳鸯说:“也有名了,这叫作‘刘阮入天台’。”"李纹便接着说了个“二士入桃源。”下手儿便是李纨,说道:“寻得桃源好避秦。”大家又喝了一口。骰盆又过到贾母跟前,便掷了两个二两个三。贾母道:“这要喝酒了?”鸳鸯道:“有名儿的,这是‘江燕引雏’。众人都该喝一杯。”凤姐道:“雏是雏,倒飞了好些了。”众人瞅了他一眼,凤姐便不言语。贾母道:“我说什么呢,‘公领孙’罢。”下手是李绮,便说道:“闲看儿童捉柳花。”众人都说好。宝玉巴不得要说,只是令盆轮不到,正想着,恰好到了跟前,便掷了一个二两个三一个幺,便说道:“这是什么?”鸳鸯笑道:“这是个‘臭’,先喝一杯再掷罢。”"宝玉只得喝了又掷,这一掷掷了两个三两个四,鸳鸯道:“有了,这叫做‘张敞画眉’。”宝玉明白打趣他,宝钗的脸也飞红了。凤姐不大懂得,还说:“二兄弟快说了,再找下家儿是谁。”宝玉明知难说,自认“罚了罢,我也没下家。”过了令盆轮到李纨,便掷了一下儿。鸳鸯道:“大奶奶掷的是‘十二金钗’。”宝玉听了,赶到李纨身旁看时,只见红绿对开,便说:“这一个好看得很。”忽然想起十二钗的梦来,便呆呆的退到自己座上,心里想,“这十二钗说是金陵的,怎么家里这些人如今七大八小的就剩了这几个。”复又看看湘云宝钗,虽说都在,只是不见了黛玉,一时按捺不住,眼泪便要下来。恐人看见,便说身上躁的很,脱脱衣服去,挂了筹出席去了。这史湘云看见宝玉这般光景,打量宝玉掷不出好的,被别人掷了去,心里不喜欢,便去了,又嫌那个令儿没趣,便有些烦。只见李纨道:"我不说了,席间的人也不齐,不如罚我一杯。"贾母道:“这个令儿也不热闹,不如蠲了罢。让鸳鸯掷一下,看掷出个什么来。”小丫头便把令盆放在鸳鸯跟前。鸳鸯依命便掷了两个二一个五,那一个骰子在盆中只管转,鸳鸯叫道:“不要五!”那骰子单单转出一个五来。鸳鸯道:“了不得!我输了。”贾母道:“这是不算什么的吗?”鸳鸯道:"名儿倒有,只是我说不上曲牌名来。"贾母道:"你说名儿,我给你诌。"鸳鸯道:“这是浪扫浮萍。”贾母道:“这也不难,我替你说个‘秋鱼入菱窠’。”鸳鸯下手的就是湘云,便道:“白萍吟尽楚江秋。”众人都道:“这句很确。”

第一,熙凤果然变了。这一回里,熙凤不再是以前那个机变百出,说话讨人喜欢的熙凤了。

鸳鸯道:“有名儿的,这是‘江燕引雏’。众人都该喝一杯。”凤姐道:“雏是雏,倒飞了好些了。”

哪些雏飞了呢?在贾母的儿女一辈,是黛玉的母亲贾敏吗?在贾母的孙辈里,是贾珠吗?是元春吗?是黛玉吗?是怀孕吞金的尤二姐吗?在贾母的重孙辈里,是秦可卿吗?在丫鬟里,是金钏吗?是晴雯吗?是司棋吗?这句话在贾母耳里,是入心呢,还是戳心呢?一句话,足以见出熙凤的改变,

熙凤何以会变?她攒集的钱财,被抄了。而且,她的重利盘剥,是公府被抄的罪状之一。她依仗的王家,王子腾离世,靠山靠不住了。她与尤二姐的争斗,尤二姐败了死了,她就是开心的胜利者吗?弄权铁槛寺,得了银子,也害了人命。毒设相思局,惩罚了贾瑞,也害死了贾瑞。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疼爱的贾母,风烛残年。凤姐是人,所以凤姐变了。

第二,贾母原本是个才女。前80回,贾母是个疼爱儿女、乐呵呵的老太太,似乎一个谜语也很难猜出,比如第22回贾政出个砚台的谜语,还要让宝玉悄悄告诉她答案。她年轻时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我们可以想象她是湘云的模样。但凭什么呢?这回行酒令就是理由。贾母对千家诗的记忆,贾母那些自然的联想、恰切的应对,足见她的才思敏捷,和她的侄孙女湘云,和她的外孙女黛玉,年轻时的贾母都可以一比。

第三,酒令切合了“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的氛围。鲁迅先生评红楼,“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唯宝玉而已。”(鲁迅《清之人情小说》)“浪扫浮萍”,“白萍吟尽楚江秋”不都渲染了这样一种悲凉沉重的氛围吗?

第四,行酒令一节同样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因李纨掷出的金陵十二钗,而想起黛玉的,难道只有宝玉一人吗?宝玉离席去大观园,自然而然有了下面“死缠绵潇湘闻鬼哭”的发生。与贾母,与宝玉,与湘云宝钗一起走过许多时光的小性儿多心的黛玉是死去了,但在亲人的心里,她真的永远都在,从未走远。

四、贾母的人生哲学和她眼里的小儿女们

《论语》里有一则子贡与孔子的对话: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论语·学而》1.15)

学生子贡认为,贫穷却不谄媚,富有却不骄纵,人能做到这些就很不简单了。

孔子首先肯定了他的这一认识,随即提出一种更高的境界——贫穷却能怡然自乐,富贵却能谦逊好礼。在中国古代,安贫乐道一贯被视为君子、士人需要坚守的品行,被视为一种难能可贵的人生境界。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论语·雍也》6.11)

孔门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孔子最爱颜回。一是欣赏他好学,第二就是赞他的安贫乐道。

红楼梦》第108回“强欢笑蘅芜庆生辰”部分,贾母和湘云对话时,老祖宗贾母看她的三个孙媳妇,握着的正是“贫而乐,富而好礼”这一把标尺。

倒是珠儿媳妇还好,他有的时侯是这么着,没的时侯他也是这么着,带着兰儿静静儿的过日子,倒难为他……大凡一个人,有也罢,没也罢,总要受得富贵,耐得贫贱才好呢。你宝姐姐生来是个大方的人:头里他家这样好,他也一点儿不骄傲;后来他家坏了事,他也是舒舒坦坦的。如今在我家里,宝玉待他好,他也是那样安顿;一时待他不好,也不见他有什么烦恼。我看这孩子倒是个有福的。你林姐姐那是个最小性儿又多心的,所以到底不长命。凤丫头也见过些事,很不该略见些风波就改了样子,他若这样没见识,也就是小器了。

这段文字,提及李纨、宝钗、熙凤、黛玉四人。从写法上看,一是侧面介绍,是贾母眼里的四个小儿女。二是对比,李纨与熙凤比,李纨丧夫打击更重,他承受了这份难以承受之重,静静地过日子,见出熙凤的没见识;宝钗与熙凤比,家财的失去不比熙凤少,是大方与小器的对比;宝钗与黛玉比,是大方和小性的比,是有福和没福的对比。三是衬托,四个人都是小说中的重要人物,又都作为他人的背景,人物映衬生辉,个性鲜明。

以“受得富贵,耐得贫贱”为标准,贾母对三个孙媳妇作出了自己的评价:宝玉媳妇宝钗,大方稳重、安常处顺。家里富贵时不骄傲,家境艰难时能坦然,守着丈夫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是个有福的”,流露出贾母对宝钗的欣赏和满意。珠儿媳妇李纨,丈夫早逝,带着贾兰静静地过日子,富有还是困顿,都这么过,非常难得。“倒难为他”四个字深含着贾母的体谅和同情。琏儿媳妇熙凤,贾母很体谅她的治家不易、欣赏她的治家才能、提醒她要修福积德。对她“略见些风波就改了样子”,贾母认为是“没见识”、是“小器”,流露出较为强烈的不满。

“贫而乐,富而好礼”,老祖宗衡量小儿女的标尺正是儒家极力称道的人生哲学。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宋代理学家程颢赋诗《秋日》,描绘了从容安闲的生态和心态,从静观默想中求取自然和人生的乐趣、情趣、意趣,正是对这种人生哲学和人生境界的赞美。

细想宝钗这两次生日,难道没有对青春美好的珍视留恋,难道不是对“贫而乐,富而好礼”的人生哲学和人生境界的阐释和赞美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千与千寻》:宫崎骏对日本社会最深刻的批评

    “现代性的本质和矛盾,即在繁荣和大量消费的同时,又是破坏性的发明。”作为一个左翼知识分子,宫崎骏的创作致力于批判和关照现实。他年轻时熟读马克思和恩格斯,尽管...

    2019-06-25 21:56
  • 来自作家的深沉追问:人类最终会走向毁灭吗?

    对于人类是否最终走向毁灭这个终极问题,人们会给出许多不同的回答:乐观者认为,作为聪明的万物灵长,人类当然可以避免自己的毁灭。悲观者认为,人类不过是宇宙中的沧海一粟,毁灭是必然的,只...

    2019-06-25 21:53
  • 国际禁毒日

    【检察机关去年以来批捕毒品犯罪139084人起诉164494人】在第32个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最高人民检察院25日以“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和预防毒品犯罪”为主题召开新闻发布会...

    2019-06-25 21:31
  • 中美交恶,开弓没有回头箭

      中美贸易谈判决议 在最后一刻胎死腹中。看去是中方反悔,具体内容原因不得而知。川普要挟,如果习近平不出席二十G会议,继续谈判,关税会实行增加。中方一度对习近平...

    2019-06-25 09:42
  • 台湾媒体正是中国媒体 何须拒统一惧染红

    2019年6月23日,台湾直播主“馆长”陈之汉、时代力量籍立委黄国昌等人于台北发起“反红媒大游行”,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前立委姚立明...

    2019-06-25 06:38